产品中心 PRODUCT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先生

咨询热线:400-055-643

地址:厦门雅博体育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咨询

企业系统

您现在的位置是:雅博体育 > 企业系统

任志强被重判18年监禁,中共加强打压异议

绰号“任大炮”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因敢于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共产党而闻名,然而很长时间里,他的财富和政治关系似乎让他免受严惩。直到现在。 北京一家法院周二判处任志强有期徒刑18年,称他在担任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主管期间和卸任后,犯有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
但任志强的支持者和同情者说,他真正的罪行是批评中共,把中国的强硬派领导人习近平称为“小丑”。
“非常明显的是因言获罪,这点所有的人都会明白,”家住北京的社会学者郭于华在电话中说。“那些经济上的问题——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他想编造出来就可以编造出来。” 对任志强的惩罚突显了习近平在允许异议空间上后退了多远,就连任志强这样出身中共高级官员家庭、曾与高级官员为友的精英人物也不能幸免。他的支持者还认为,这样长的刑期是对其他人的警告,尤其是可能想公开挑战中共和习近平的精英们。 “打压任志强,用经济犯罪来惩罚他,是要给大家发警告,是杀一儆百,”任志强的熟人蔡霞说,她曾在培训新晋官员的中央党校任教。 “是要给全党看的,尤其是给红二代看的,”蔡霞说,她指的是中共官员的子女。蔡霞现居美国,这些话是她在法院判决前接受电话采访时说的。 任志强现年69岁,除非刑期缩短,他的年龄意味着他可能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任志强在2003年至2017年期间非法获利1941万余元,到目前为止,它还未发布多少相关证据细节。官方公布的法院判决书摘要称,他的滥用职权致使中国国有企业损失了1.167亿余元。法院称,他“承认所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并自愿接受法院判决”。 然而,他的案子笼罩在秘密气氛中,而且按照中共控制的法院审理政治敏感案件的标准,法院作出判决的速度极快。虽然法院未说明任志强的审判于何时进行,但支持者说,法院曾张贴过公告,称将在9月11日进行审判。中国的官方新闻媒体没有对任志强被判刑的消息作多少报道,大都只是刊登了法院的声明。 “这个明明白白就是政治迫害,”蔡霞说。“他退休的时候已经审计过,然后在2016年又反复地查他。”
任志强于2014年从华远集团退休。2016年,他嘲笑习近平要求中国记者听党话跟党走,从而惹上了政治麻烦。但当时中共对他的处罚相对较轻:任志强被留党察看,并遭到国有新闻媒体的一轮谴责。 这次,任志强在今年3月被拘留,那之前他曾批评习近平应对新冠病毒暴发的做法,该病毒自去年年底席卷中国,然后传播到世界各地。他在网上流传的一篇文章中说,官员对疫情暴发处理不当——包括最初压制传染的消息——证明了他2016年对压制公众批评发出的警告是正确的。 在引用今年2月份习近平为捍卫中共应对新冠病毒危机发表的讲话后,任志强写道,“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今年7月,中共宣布开除任志强党籍,并将他移送司法部门接受刑事调查。中共的公告称,任志强的罪行包括使用公款购买高尔夫球卡。但公告也专门提到任志强的观点,指责他扭曲历史,对党不忠。
“任志强丧失理想信念,”中共称。“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 尽管其他中国人也曾批评中国政府,并因此受到惩罚,但任志强作为与中共关系密切的杰出商人,他敢于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的做法显得尤其特别。 他来自一个有着共产党深厚传统的家庭——他的父亲曾担任商务部副部长——他也曾与中共高层领导人关系密切,包括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与许多同代人一样,任志强曾在农村工作,后来参军,最后在邓小平敞开中国市场经济大门的1980年代下海经商。他曾管理经营华远房地产公司,靠房地产发家并出了名。虽然北京市政府持有华远的控制股权,但任志强给公司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从北京官员转行当商人的贺阳在中国互联网上分享的回忆文章中写道,他“自信、果断、强势,很像是部队的一位指挥官”。
甚至在他涉足政治辩论之前,任志强也曾因经济和房地产市场的公开言论引起过争议。中国杂志发表的许多关于他的人物报道中都经常提到2010年的一件事,当时他正在一家高档酒店参加一个房地产论坛,一名男子向他扔了一只鞋。 任志强似乎并不介意批评,欣然接受在互联网上分享观点的机会。 “在这个社会上最缺的不是谎言而是实话,”任志强曾在2013年这样说。
近来,一小批富有且受过教育的中国人向中共日益扩大的权力发起挑战,并在事后吃到苦头。任志强加入了这一行列。 自2012年上台以来,习近平一直在中国逐步压制异议,对批评他政策的难以控制的中共党员尤其愤怒。 “绝对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习近平曾在2014年这样说,这句话出现在上个月出版的习近平关于中国和中共面临的风险的语录中。
本月,北京警方拘留了经营一家出版公司的商人耿潇男,她曾支持著名的清华大学的法学教授许章润,后者曾在一系列文章中谴责习近平的强硬政策。 许章润于今年7月被警方拘留了大约一周,在调查人员称其嫖娼后,耿潇男曾站出来为许章润辩护。许章润本人也坚决否认这一指控。
警方称,耿潇男及其丈夫涉嫌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但他们的支持者说,耿潇男因帮助许章润和其他违抗中共的异见者而成为打击目标。
曾在中共党校任教的蔡霞在讲话和文章中严厉谴责了习近平的政策后被开除党籍。 在2016年遭到严厉批评后的一段时间里,任志强似乎退出了公众视线。去年年底,他举办了一个展览,展示对艺术木工的新爱好。但随着新冠病毒在中国蔓延,任志强似乎忍不住了,他与朋友们分享了他对政府的严厉批评。 人权活动人士批评政府判处任志强18年徒刑过于严厉。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称这种重判“极度残酷”,并说法院对任志强完全接受判决的描述使人惊恐,因为这种说法通常意味着被告遭受了巨大的压力。
“这是一种危险信号,表明被告是在试图避免遭受虐待,”芮莎菲说。“而不是表明他们变成了为习近平法治摇旗呐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