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PRODUCT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先生

咨询热线:400-055-643

地址:北京雅博体育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咨询

走进雅博体育

您现在的位置是:雅博体育 > 走进雅博体育

美国人圣诞节必看经典名片 中文片名被搞错数十年?!

圣诞节是欧美国家年底最重要的假期,相当于华人的农历春节。在这一、两周的长假中,大多数人都会返乡团圆,和亲友们聚在一起交换礼物、聊天玩乐,有时外面风雪太大、不宜外出,就一起在家里看电视。美国有部经典老片,每年圣诞节都会在电视上播映,堪称老美从小到大一定在过节期间看过的传世名作,就是金奖名导演法兰克卡普拉的“It's a Wonderful Life”。

这部片在绝大多数的华文资料中,片名都写成“风云人物”,其实却是个非常离谱且可笑的错误。此片描述在小镇上的平凡男子碰到困境决定寻短,却使得守护天使下凡带领他回顾自己的人生,发现他看起来虽不像是世俗中的“成功人士”,却曾帮助不少人,如果世上没有他,很多人的人生会因此变成悲剧,他终于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过去受过恩惠的人也一起帮他脱离困难,肯定他的付出,让他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全片充满美式的温情,不仅故事就发生在耶诞期间超级应景,也非常适合阖家欢聚的温馨气氛,难怪变成欢度耶诞佳节的必备节目。然而,这情节怎么会和“风云人物”扯上关系?

按照剧情来看,男主角刚开始完全不是风云人物,如果是就不会因财务危机难以解决、陷入困境不得不寻死,片子结束时,他一生为别人的牺牲和付出终于获得回报,得到镇民簇拥祝福,勉强可以用“风云人物”来形容,却依旧显得牵强。此片是在二战结束后隔年底在美国上映,当时的好莱坞电影来到华人区常会被取个很古典优雅、有典故有深度的中文片名,“风云人物”并不太像当年片商会取的名字,尤其与情节搭不在一起。

其实片子在美上映后半年内,天津报刊在一篇提及年度佳片的外电报导中将这部影片称为“奇妙生涯”,反而接近直译。当年这部片在北美上映刚巧碰上以退伍军人难适应战后生活为主题的“黄金时代”,因“黄金时代”叫好叫座,其他同档电影很难分到观众关爱的眼神,法兰克卡普拉自己非常满意的“It's a Wonderful Life”,卖座并不如预期,尽管没让雷电华影业亏大钱,却只能算是马马虎虎。或许因为这样,民国时期华人区最重要的外片市场—上海,没有这部影片盛大商业上映的纪录。

美商八大的电影那时来到华人区的第一站大都是上海,然后是香港,接著是天津、南京等大都市,刚脱离日本统治的台湾要等上海、香港下片后才能接棒放映,片名也大都沿用上海的译名。在上海“It's a Wonderful Life”查无上映纪录,台湾也找不到这片曾正式上院线的资料,唯一在两岸三地中曾经正式商业公映的地区只有香港,民国36年7月暑假档,片名叫“莫负少年头”。这个中文片名也是有典故的,出自汪精卫刺杀清摄政王载沣失败后被打入死牢后所作的诗,其中最著名的部分是以下几句: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尽管其中流露的热血激情,一度大受革命份子激赏、纷纷引用,成为最流行的口号,可是汪精卫在抗战期间变成汉奸,有这敏感关系,上海、台湾片商不太可能以他诗中的字句作为电影中文片名,只有还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才可以。

如果按照约定俗成的中文片名使用原则—华人区首度上映时的片名为正式译名,“It's a Wonderful Life”无论如何都该叫做“莫负少年头”,这名字和剧情相链接也比“风云人物”更不违和。其实若所有电影文章积非成是已久,非要叫“It's a Wonderful Life”为“风云人物”也就算了,糟就糟在,法兰克卡普拉还真有部电影,在华人区上映时叫做“风云人物”,即是由贾利古柏与芭芭拉史丹妃主演的“Meet John Doe”。

相较于“It's a Wonderful Life”北美卖座失利,“Meet John Doe”可是打了一场票房胜仗,且有口皆碑,叫好叫座。片子描述一位女记者即将被开除,于是在最后一次的专栏报导中假称收到一位无名氏的来信,将信刊登出来,信中无名氏为了抗议社会不公,表示要在耶诞夜跳楼自杀,信里那些愤怒字句其实是女记者的心声。想不到无名氏的信引起全城热议,报纸销量增加,女记者不但重新被聘用,还加码雇用了一位曾经打过棒球的失意男子假扮无名氏,而无名氏现身后虽没有依约跳楼,依旧引起民众疯狂,甚至他的理念都赢得不少粉丝崇拜,因此卷入了一场风波中。和“莫负少年头”的情节对照,“Meet John Doe”的中文片名才应该叫做“风云人物”。

这部片迟至二战结束快10年才在华人区首度亮相,由于政治情势的缘故,已是共产社会的中国大陆不会再上映好莱坞影片,香港在民国42年元月率先放映,片名就叫“风云人物”。香港下片后一年多,民国43年4月来到台北市上映,片名仍然沿用“风云人物”,所以“风云人物”应该是“Meet John Doe”的正确中文片名,而非“Its a Wonderful Life”。 华文书籍一错数十年,原因又在哪里?话说某位资深影评人从40年前就开始推出“风云榜”的工具书,整理每一年的金像奖入围&得奖影片、影人资料,书中提到对于查得到上映信息的电影都会打上中文片名,而片名引用原则为民国38年之前的旧片以上海放映的片名为主,之后以台湾首度上映的片名为准,若没有则采港译。可惜解释这么多,书里充满一堆“乱译”。

早年两岸之间不互通,有些年代久远的老片,如无像“乱世佳人”在台湾一再重映、片名绝无疑义,是需要有旧报纸资料以资佐证,无奈那时的台湾应该不容易找到民国时期在大陆发行的报刊查核,错误在所难免。等到两岸开始交流、台湾图书馆也能够收藏大陆旧报纸资料,已是多年之后,这段期间一堆报导和专书被这本错误百出的工具书误导,引用了错的片名,才导致积非成是,甚至连大陆的书籍都没有多加翻查旧报纸,就照抄了台湾积非成是的错误片名,搞得两岸中文电影书继续错下去。既然现在这些错误都已被证实是错,就不该再不纠正,是时候还法兰克卡普拉两部名作一个清白,让它们各归各位,各自找回自己的正确中文片名了。

(★“电影时光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